如果新冠肺炎疫情引发债务危机,亚洲如何免受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