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地区疫后复苏须优先考虑大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