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定价:亚洲应对气候变化待深挖的收入来源

碳市场可成为亚太发展中国家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图片来源:马雷克·皮夫尼茨基(Marek Piwnicki)
碳市场可成为亚太发展中国家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图片来源:马雷克·皮夫尼茨基(Marek Piwnicki)

By Duc Tran

谈到气候变化,亚太发展中国家所受影响最为严重。但对此,许多国家可用的资源非常有限。推行把碳作为商品定价和建设发展成熟的碳市场是本地区向前发展的一项重要策略。

正受到气候变化重创的亚洲发展中国家往往缺少有效应对的各种资源。实际上,有办法改变现状:将碳作为一种可供出售的商品,进入规模不断增长的碳市场。

首先,要从碳定价入手。简而言之,碳定价好比给污染贴上价签,督促企业在排放有害气体前三思而行。在这方面,欧洲和北美已经付诸行动,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已采取相应措施。

这赋予了亚洲发展中国家进入全球碳市场的一个绝佳时机。

2022年8月,欧洲每吨碳排放价格达到创纪录的99欧元。新加坡征收的碳税在17欧元左右。如《巴黎协定》所述,高碳价对控制全球变暖至关重要。

亚太发展中国家需要认识到,碳是一项宝贵资产。

另一个起作用的因素是碳边境税。为确保企业不将污染转移,欧盟计划出台新规。要求进口商必须购买与欧盟碳价一致的许可证,花更多的钱为污染埋单。发展中国家可通过出售此类许可证来参与这一计划,实现点“碳”成金。

为控制全球变暖,在2030年前,每吨碳价需达到50美元~100美元。有些人甚至建议,实现2050年前净零排放的目标,需要更高的碳价。这表明,市场碳价将在未来数年蓄势上升,激励亚洲发展中国家积极参与碳市场。

发展一个充满活力的碳市场,并不意味着各国被迫走上一条特定的脱碳之路。根据《巴黎协定》,各国可自行选择减排项目。这种灵活性可产生不同类型的碳信用额和碳价,为发展中国家创造更多机会。

为充分利用这一机遇,亚太发展中国家需要认识到,碳是一项宝贵资产。要想卖出碳,各国需要证明他们确确实实做到了减排。就此,亚洲开发银行和其他组织可助一臂之力。这些机构还可帮助核证碳信用额的合法性,使其更容易售出。

目前,碳市场主要分为两类:一类为企业努力自愿减排交易(2021年市值为20亿美元),另一类是政府强制配额市场(2021年市值为7,510亿美元)。如果这两类市场能够合二为一,发展中国家可从中受益更多。

气候变化刻不容缓!新规则层出不穷,各国需要迎头赶上。通过与国际组织合作,发展中国家可保持领先优势,充分利用碳市场。本地区发展中国家正面临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有望在促进经济发展的同时应对气候变化。

作者:亚洲开发银行行业发展局金融行业分局经济学家杜克·德兰(Duc Tr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