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气候风险:保险业在低碳经济转型中的重要作用

保险公司可将其在风险意识方面的专业知识用于气候攻坚。图片来源:达蒙·兰姆(Damon Lam)
保险公司可将其在风险意识方面的专业知识用于气候攻坚。图片来源:达蒙·兰姆(Damon Lam)

By Arup Kumar Chatterjee

通过管理亚太地区气候变化风险,保护生态系统,支持向可持续未来转型,保险业可成为化解气候变化难题的突破口。

气候变化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面临的决定性挑战。亚太地区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约占全球排放总量的一半。瑞士再保险公司的气候经济指数显示,如果放任气候变化不管,到2048年,本地区的GDP或在现有基础上缩减26.5%。

亚太地区还存在巨大的灾难保障缺口,即最理想的投保范围与实际情况之间的差距。本地区平均缺口在92%,而世界平均水平为58%,这给公共预算、企业和家庭增加了负担。

气候风险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有形风险,会破坏财产和引发供应链中断,给经济造成巨大损失,在可减轻气候风险的基础设施及其他能力欠缺的情况下后果尤为严重。第二,向低碳经济转型要求政策、技术和市场情绪从总体上加以转变,而这在提高成本的同时却会减少收入,导致资产沦为搁浅资产。 

有形风险和转型风险都会使资产价值以及银行、金融机构、保险公司和资本市场贷款与投资的信用质量受损。在缺乏适当的反周期融资机制(如缓解收入波动的社会保障网和公共保险计划)时,政府或由此背上巨额隐性或有负债。

然而,在将气候风险及其对金融体系的威胁纳入决策和战略方面,政府一直反应迟缓。

保险公司在社会上充当着风险管理者的角色,可在错综复杂的气候变化网中发挥关键作用——在应对气候变化的过程中持续为金融体系注入“稳定剂”。通过实行差别保险费和设定免赔额,保险业独具风险评估和定价资质。价格信号可以激励投保人降低风险,减轻极端天气的影响。例如,为抵御台风,房主可能会加固屋顶,换来较低的保险费或免赔额。

据国际能源协会预测,到2050年,光伏发电、风电、水电和生物质发电等将占到全球发电总量的49%。但风险仍在不断增大。保险提供的保障机会贯穿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整个生命周期。有履约担保保险的可再生能源项目更容易从银行贷到款。 

普惠保险可通过提供经济赔偿或冲击响应型社会保障,加速复苏并增强韧性。以在极端高温环境下工作的弱势女性为例。当气温在预定的时期内达到事先确定的值时,她们即可获得赔偿。保险单支持多次赔付,由此弥补在高温热浪和暖期袭来时的缺勤损失。

至于农业部门预防气候相关风险的作物保险计划,多险种保险可在整体上提高计划的成本效益。此类计划可承保作物损失,投资于气候适应型措施的农民可按折扣费率缴纳保险费。此外,计划还会启动保险资金池或政府背书的保险。

同样,保险业也在采取行动保护濒危的“蓝色”自然资源。红树林海岸和珊瑚礁海岸能低成本、高效率地减少洪涝风险。保险业已开始使用风险转移创新方案来对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山脉等自然生态系统进行保护修复。

然而,我们必须谨记,气候相关风险对保险业务可持续性构成的威胁迫在眉睫。新兴市场的保险业在获取资金和数据方面阻力重重。分类、法规、标准和最佳做法仍然处于萌芽状态,既不够明确又缺乏协调。以上因素会影响投保人资产与收入的可保性以及保险公司的业务与投资。

通过积极提高金融风险素养,保险业可为助力社会降低剩余风险和缩小保障缺口打下基础。

自然灾害风险敞口的增加或提高对非寿险保险公司风险资本的要求,削弱其再保险能力,甚至还会使保险费水涨船高。具体形式包括逆选择的附加费率,以及为吸收灾难相关损失(日益频繁和严重)而追加保证金等。

由于保险费变得难以负担,或者投保范围超出保险公司的风险偏好,部分易受自然灾害影响的投保人可能买不起保险。故此,务必要平衡好保险费的可负担性和降风险的激励手段。

对于寿险公司来说,气候变化可能会改变人口结构或死亡率和发病率,从而增加投资的不确定性。这或导致保险公司无法实现保底投资收益,风险进一步集聚,在自然灾害活动增加的情况下夺去许多人的生命。

那么,如何构筑韧性和缩小保障缺口呢?需要创建有利于灾害风险融资的环境,采用风险分层方法编制国家灾害风险融资计划,以部署各种各样的融资工具。

促进公私合作(PPP)和共担机制有利于提供负担得起的保险保障,帮助实体经济参与者吸收冲击,保护其偿债风险敞口不受或免受气候变化所引发事件的影响。这反过来将压降违约率,维持良好的信用。

为让消费者和保险公司了解风险和进行风险定价,需要使用建模技术和方法大幅增强数据集的容量、速率和颗粒度。任何成功的应对之举都必须既有强制性措施又有自愿性措施,并辅以应用大数据、数据分析、自动化、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等最新技术的强大评估、实施和监控框架。

政策改革必不可少,以期推进实施气候敏感型公共政策、气候变化影响适应型基础设施项目投资和使市场激励机制向低碳增长策略看齐的风险管理解决方案。环境、社会和治理(ESG)问题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其中机构投资者通过施加影响,将投资引向能够创造可衡量非财务效益且可改善长期财务回报的项目。

保险公司的业务模式需从交易风险转移和保险赔付转向有形气候风险的减少。具体举措包括发放气候适应型建筑材料使用补贴,与政府合作完善土地使用规划和建筑标准与政策,支持从煤炭向清洁能源公正转型等。

当初问题产生时的思维方式不能用来指导问题的解决。气候行动可以改善生活质量、创造就业岗位、建设绿色城市、保护生态系统。通过积极提高金融风险素养,保险业可为助力社会降低剩余风险和缩小保障缺口打下基础。

作者:亚洲开发银行行业发展局金融行业分局主任金融行业专家阿勒普·库马尔·查特吉(Arup Kumar Chatterj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