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速保安全:如何减速慢行,拯救生命

管控好车速是降低亚太地区道路交通事故死亡人数的关键。图片来源:亚行
管控好车速是降低亚太地区道路交通事故死亡人数的关键。图片来源:亚行

By Ritu Mishra, Soames Job

改进行车速度管理,将有助于亚太地区减少交通事故伤亡人数。为此,政策需将着力点放在严格执法、道路设计、车辆技术和城市规划上。

在亚太地区,管控好行车速度不仅可以拯救生命,还能避免发生致高额经济损失甚至常致人伤残的严重损害。最近的一些研究表明,平均车速每下降1%,车祸致死率和致伤率将分别降低4%和3.5%。

全世界每年因道路交通事故而死亡的人数十分惊人,高达119万!具体到亚太地区,据亚洲开发银行估计,每天有超2,000人死于车祸,还有更多人严重受伤,改变了人生轨迹。而上文提到的车速管理措施将有助于减少道路交通事故伤亡情况。

旨在调降行车速度的政策通常重在开展教育和严格执法。若要促成持久性改变,道路设计、道路功能和车辆技术等方面也十分重要。

借助下列手段,政策制定者或可有效降低本国道路车速:

严格执法和促行为转变。如果驾驶员认为超速必将“插翅难逃”,严格执法就会显现出效果。经实践证明,以下三种措施可进一步强化驾驶员的这种想法,减少超速(以高于限速的速度)行驶现象:

首先,条件允许的话,各国可使用移动测速摄像头等测速摄像设备。这样会消除驾驶员的侥幸心理,更加坚信超速必受罚。在测速摄像头投入使用前几周,应通过醒目的方式告知社区居民。

其次,在公共教育和宣传活动中,应重在广而告之超速被抓和高额罚款的风险,而非潜在的事故风险。

第三,采用容忍度小的“执法容忍区间”。这样一来,驾驶员时速超出限速值三四公里(而不是八公里,甚至十公里)就会被开罚单。这种变化也应在实施前的几周时间内大力宣传。变化可能让许多人始料不及。因此,务必向公众提供支持性证据,解释清楚调整背后的心理学依据。

道路设计和速度管理型基础设施。实践证明,许多道路的设计功能可起到管理车速的作用,包括减速带、减速弯道、抬高平台交叉口、缩窄车道、车辆慢行标志和精心设计的环岛等。这些都能有效降低车速,减少严重事故的发生。

减速慢行,益处良多,其中就包括提升整体经济效益。为此,可从道路设计和基础设施、车辆技术、城市规划、改变出行方式以及有效威慑等方面发力。

还需要进一步降低限速值。纵观全球趋势,多国已将城市道路最高行驶时速从50或60公里调降至40公里和目前的30公里,甚至人车混行道的20公里。亚太国家正在越来越多地把车速限定在30公里/小时,但亟需扩大推广应用。

相较严格执法,减速带、环岛或交通圈等速度管理型基础设施更强有力也更可持续。此类交通稳静化措施比单纯依靠驾驶员主观认为超速会被抓而减速更能有效降低车速。交通稳静化干预措施无时无刻不在发挥作用,驾驶员既无法回避也不可质疑,无需依靠驾驶员自觉遵守即可直接起到减速效果。

车辆技术。随着越来越多的车辆安装上全球卫星定位系统(GPS),车速管理技术日益普及,可向驾驶员实时提供经过路段的限速信息。

车速管理技术起作用的形式多种多样:速度调控,防止车辆超过特定的最高速度;基于GPS,控制车速不超过实际限速值;基于GPS,在驾驶员超速时发出提醒。相比于单纯的超速警告,直接限制车速的技术更为有效。

通过改变出行方式和做好城市规划来降低车速。完善与城市规划相关的政策,并倡导和激励公众多用公共交通、少用私家车,也有利于降低车速。为此,建议将商业区集中建在公共交通枢纽周边,将部分多车道道路改为快速公交专用道,以及在做城市规划时尽力缩短服务半径。

减速慢行,益处良多,其中就包括提升整体经济效益。为此,可从道路设计和基础设施、车辆技术、城市规划、改变出行方式以及有效威慑等方面发力。

成本收益比测算结果表明,对政府而言,许多降速干预措施都属于绝佳投资。考虑到减速慢行的种种好处(包括净经济效益)和许多干预措施的高性价比,加强速度管理不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不得不”的问题。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作者:亚行行业发展局交通专家里图·米什拉(Ritu Mishra)全球道路安全解决方案私人有限公司(Global Road Safety Solutions Pty. Ltd.)首席执行官兼负责人索姆斯·乔布(Soames Job)